“伊斯兰国”之所以像“充满魔力的磁铁”一样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极端分子,其重要原因之一在于它的极端意识形态和成功的媒体策略相结合产生的
巨大影响。在意识形态上,“伊斯兰国”主张以“圣战”方式在中东地区乃至更大范围内建立实施伊斯兰教法的所谓“哈里发国家”,对于陷入认同危机、生存危机
和发展危机的边缘穆斯林群体,乃至陷入精神困顿的非穆斯林青年,都有较大的吸引力,加之“伊斯兰国”熟练运用现代媒体进行意识形态传播和人员招募,不仅使
其人员能够在世界范围内得到补充,对其表示效忠的分支机构也不断扩散。

巴黎“11·13”恐怖袭击事件表明,在“9·11”事件过去14年之后,国际反恐斗争依然没有走出越反越恐的怪圈,相反呈现出愈演愈烈的复杂态势,而美国反恐战略和中东战略的失败无疑是国际恐怖主义愈演愈烈的重要根源。

(作者系上海市高校智库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
原题国际反恐形势进入新历史阶段)

“伊斯兰国”黑色魔力日益扩大

当前,“伊斯兰国”影响的范围大致可以划分为由里及外的四个圈子:第一个圈子是“伊斯兰国”控制的叙利亚和伊拉克领土,即“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
兰国”,它已经实现了国家化,在进行恐怖袭击和军事扩张的同时,在政治、经济和社会领域已具备一定的治理能力。该区域的面积已经超过英国,同时构成了“伊
斯兰国”扩张的大本营。第二个圈子是西亚北非地区,出现了一系列“伊斯兰国”的“地方政府”,如尼日利亚的“博科圣地”在效忠“伊斯兰国”后宣布建立的
“伊斯兰国”西非省,利比亚极端组织建立“伊斯兰国”利比亚省。第三个圈子是伊斯兰世界中目前宣誓效忠“伊斯兰国”的数十个极端组织,但影响力要远小于前
两个圈子。第四个圈子即西方国家中成为“伊斯兰国”意识形态传播和人员招募的对象。

国际恐怖主义愈演愈烈的另一重要根源在于阿拉伯大变局以来中东的持续动荡。当前,阿拉伯国家转型异常困难、宗教与世俗势力严重对抗、教派冲突频
仍、地方和部落势力坐大、经济与民生问题持续恶化、利比亚战争后遗症严重、叙利亚内战久拖不决、难民问题严重,均构成了有利于恐怖主义发展的肥沃土壤。而
“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利用转型阿拉伯国家的严重困难和利比亚战争、叙利亚内战等地区热点问题,积极进行意识形态和策略调整,使其生存能力和适应能力
不断增强。因此,国际社会只有采取标本兼治的反恐政策,助力中东国家解决发展难题,妥善解决中东热点问题,实现不同文明和宗教的彼此尊重与和谐共处,才有
望消解直至根除滋生恐怖主义的社会土壤。

面对“伊斯兰国”的扩张,奥巴马于2014年9月公布了打击“伊斯兰国”的战略。具体说来,美国借重的力量主要包括西方盟国和地区盟国,这不仅
缺乏联合国授权的合法性,而且其联盟内部也充满了复杂的矛盾和各自的利益诉求,致使反恐效果不佳,并饱受国内外舆论诟病。在参与打击“伊斯兰国”的过程
中,法国继续执行了对中东变局进行积极干预的政策,成为欧洲国家参与打击“伊斯兰国”最为积极的国家,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法国未对《沙尔利周刊》事件后国内
存在的严重经济社会问题,以及宗教、族群矛盾予以深刻反思和积极应对,这或许是此次巴黎遭恐怖袭击后法国必须正视和反思的问题。

美国中东战略是新恐怖主义的根源

继年初发生《沙尔利周刊》恐怖袭击事件后,法国巴黎13日再次发生骇人听闻的恐怖袭击,成为名副其实的法国“9·11”事件。

小布什执政期间,在阿富汗反恐战争后,美国继续以反恐为名发动伊拉克战争并深陷战争泥潭,进而为“基地”组织的分散化和本土化提供了空间,并且直接催生了“伊斯兰国”的前身——“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

及至奥巴马当政,为实现从中东的战略收缩,美国开始于2011年从伊拉克撤军,其反恐战略开始日趋功利化。在反恐手段上,除强调反恐合作、综合
运用多种手段等举措外,奥巴马政府特别重视运用无人机打击和特种部队定点清除等手段。美国尽管取得了击毙本·拉登等一批恐怖主义领导人物的反恐战绩,但并
未改变美国反恐战略治标不治本的本质。更为严重的是,在美国撤军导致伊拉克陷入严重动荡的同时,叙利亚亦陷入乱局,美国旨在颠覆巴沙尔政权、盲目支持和武
装反对派的错误叙利亚政策,为“伊斯兰国”在伊拉克横空出世及其向叙利亚的渗透创造了条件。

巴黎“11·13”恐怖袭击事件在很大程度上标志着国际恐怖主义的发展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其典型特征是具有实体化、准国家化特点的“伊斯兰
国”已取代“基地”组织成为国际恐怖主义的核心,并成为大规模恐怖袭击的主要发起者,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意识形态的传播者,以及世界各地恐怖极端组织的效
忠对象。

admin 装备动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