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称,然而会谈主题突然转到南中国海问题上。虽然没有人提问,布林肯却说:“今天主要议题是遵守国际规范的重要性。我们共同关注到了要加强这一规范的问题,包括在南中国海的航行自由问题。”这是布林肯借三国副外长级会谈之际增加对中国的牵制。

外交界消息灵通人士对此解读说,这貌似间接表达出,中国对美国和韩国舆论等将朝鲜核试验归结为中国政策失败的不满。

据韩国《中央日报》网站1月18日报道,这一苦恼在1月16日于日本东京举行的韩美日副外长级会谈中也有所显露。因为除了对朝制裁之外,南中国海问题也凸显出来。对于这一问题,之前韩国政府避免直接介入且一直只坚持“通过国际法和平解决”这一原则。

韩媒称,朝鲜进行第四次核试验之后,虽然韩国政府在向对朝施压的国际合作方面集中外交力量,但因中美之间的对立,韩国外交正陷入苦恼之中。

报道称,结束会谈后,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林圣男、美国副国务卿托尼·布林肯、日本外务事务次官斋木昭隆16日晚在记者会上一致认为“必须‘通过全面彻底的应对’,尽快采取有效的对朝制裁措施”,并敦促中国积极参与。

接着斋木昭隆也介绍称当天讨论了南中国海问题,只有林圣男没有提及此事。高丽大学教授金圣翰分析说:“这体现了想要集中于对朝施压这一问题的韩国和想要扩大三方合作概念的美国、日本方面认识上的差异。在朝鲜问题上需要中国支持的韩国当然不得不避开谈及。”

报道称,专家们建议,在美日和中国之间,韩国必须先发制人提出合作结构。韩国国立外交院的金汉权教授说:“在韩美日合作方面适当加速,可以像现在这样一边向中国发送间接施压信号,同时提议加强韩中之间的战略渠道。必须以此来长期主导有关朝核的韩美中专门战略对话,营造对韩国有利的外交环境。”

中国外交部于15日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外交部长王毅与瑞士外长迪迪埃·伯克哈尔特进行会谈的消息,介绍了王毅在共见记者时回答关于朝核问题的内容。王毅说,“中方支持安理会就此作出必要的反应”,“在安理会新决议问题上,各方的想法和角度不尽一致”。他还说,“中方不是半岛核问题的主要矛盾方。希望各方不要再发表情绪化的言论”。

admin 装备动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