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权和基本权利的丧失

但是,造成严重损害和国家主权丧失的后果最危险的内容是加剧将权力转让给公司,大多数是美国的公司。在解决TPP提出的解决争端的准则下,大型公司可以在国际商业法庭因为本国引入新的法律—如保护消费者的法律—而损害大公司的投资和生意对有关国家提出起诉。

向跨国公司投降的国家

我们可以引述某些已经曝光的关键点。其中突出的是对于改变基因的产品被禁止贴上标签的义务;其次是保护专利和作者的权利,这有利于制药工业的跨国公司,使普通的低价药品衰落,或是保护提高治疗成本的药品加工的专利。另一个领域是减少公共聘用而对私人部门有利,减少国家对当地的产品的采购而对进口商品有利。此外还透露了有关控制环境的协议,其中对与核能源有关的事情、污染和可持续性达成了协议。

TPP是一个最新一代的自由贸易条约,如同政府和企业界领导层所强调的那样。一项自由贸易条约包括了以前没有收集的材料,因此完全可以利用自由贸易条约作为TPP承诺和威胁的前例。如果我们注意到从2004年生效的智利与美国的自由贸易条约,我们可以看到从一般的意义上说协议对美国是有利的,对智利很少帮助。使美国成为在智利的第一个投资国,占外国投资总额的26%,美国的资本集中在服务部门和矿业。在私有化的进程之后和后来几十年的兼并和收购,美国在智利的投资用于收购已经存在的服务企业,特别是电力、电信、金融和贸易部门的企业。被称为替代型的投资,没有创造新的就业,相反一般伴随着结构的重组和辞退。

TPP的谈判是绝对秘密地进行的,维基解密揭露数百名公司的代表参加了会议。这个进程的结果是按照企业家的愿望量体裁衣,侵犯了民众社会获得的基本权利,其中如自由地进入因特网,以更低的成本得到药品,尽管官方对会谈内容守口如瓶,还是被维基解密透露出来。

已经曝光的情况说明人们得到上述材料的风险,对国家本身也是同样的情况,面对大型公司因为丧失主权国家处于一种空前脆弱的地位。

TPP如同过去几十年自由贸易条约一样,最后都是由国家签署的工具,目的是对私人部门有利。更多地解除调控,关税更低,解散国家的机构,捆住其手脚,以便不让国家的立法有利于它的公民或是为了保护环境。总之,公司有更大的权力,消费者和劳动者更加脆弱。在这个进程中巩固新自由主义的解除调控的模式,在所有的部门获取大量利润,增加财富的极端集中。如果这就是自由贸易的结果,那TPP将加强所有这些趋势。

自由贸易条约作为严重的前例

TPP:一枚射向国家主权的导弹。威斯布鲁克引用的许多研究估计,因为TPP美国的利润上升在十年内将增加0.4%的国内生产总值。更糟糕的是,这些利润集中在某些公司,增加财富分配的不平等,造成大多数人和工人的状况比签署协议之前更糟糕。他指出,“当揭露TPP的人指控它通过公司夺取权力,这不是一种夸大”。面对这种现实,甚至美国前国务卿、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也承认TPP是一项坏协议,对所有参与的国家都不利。

跨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是贸易和金融全球化进程的最后阶段,这个进程是为了解除对市场的调控和在地缘政治结构中实现一种新的飞跃。10月5日由美国等太平洋流域地区的12个国家签署的协议是过去十年自由贸易条约浪潮的延伸,是新筑起来的一道重要堤坝,以便对美国的公司有利,想使中国陷入绝境。

图片 1

在拉丁美洲TPP是一个大比例的地缘政治楔子,其背景只能是流产的美国曾经推行的美洲自由贸易区计划。这是一项束缚手脚的条约,将本地区的三个国家牵连进美国的活动领域,实施对条约的规定有利的美国国内准则,最后这些国家对大型公司做出巨大的让步。

TPP也将是一道在本地区垒起来的墙,这通过智利模棱两可的对外政策可以看到。这项条约无疑与过去的条约是一致的,是美国竖起来的一道新的障碍,目的是为了避免本地区主权的一体化。拉美地区一体化的进程已经使美洲国家组织威信扫地和软弱,独立于北方的组织的美洲玻利瓦尔联盟、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南美洲国家联盟或南方共同市场正在发挥它们的作用。

基于这两个重大的目的,TPP成为一个以全球的方式和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协定互相补充的机构,后者目前由美国和欧洲国家正在进行谈判。民众社会的组织揭露这两个条约为了非常相似的利益而“联姻”,在在从未有过的水平上将人类可以商业化的一切活动商业化。在这两个团体当中,美国实现在它的范围内对世界的大部分国内生产总值发布命令。

许多观察家和分析人士将TPP看成是美国曾推动的“美洲自由贸易区”计划的复苏,那是美国为了建立一个美洲的自由贸易区的计划,2005年受到委内瑞拉、阿根廷和巴西三国总统的阻止。在那次逼入绝境之后,几年后以同样的方式在拉丁美洲建立了四国集团即由墨西哥、秘鲁、哥伦比亚和智利组成的太平洋联盟,面对上述两项协议,智利以某种方式在建立TPP时成为关键的国家和铰链。

出口对智利也不不利的。在看到自从签署自由贸易条约起智利与美国的贸易交往时对智利来说贸易赤字增加了。现在美国是智利第三大出口目的国,是智利第二大伙伴,仅于于中国,中国是进口产品的来源。在签署自由贸易条约以前,美国是智利出口的第五个目的国。

对智利来说在过去几十年“协商一致”的政府期间曾高兴地和其他国家与地区签署了五十多个不同的条约,在解除对经济和贸易和困扰人们的进程中这是一种自然的延伸。TPP的倡议的根源是亚洲太平洋合作论坛的背景,该论坛旨在进行合作和为贸易提供便利,不是必然有限定继承的关系。因此在上一个十年的中期
APEC在智利圣地亚哥举行首脑会议期间,智利与文莱、新西兰和新加坡一起建立了四国集团,这个自由贸易的集团奠定了现在TPP的基础。在乔治·布什政府时期美国有兴趣在对贸易解除调控的进程中出现的衰退意味着严重的次贷危机之后,重拾TPP,扩大在新自由主义的语境下全球化没有认识到的强度。

存在与更多地解除对金融的调控有关的重要内容,已经提到的有关于信息技术的内容,赋予公司巨大的权力,损害用户,通过严厉的惩罚阻止他们得到信息技术,专家们在读了维基解密透露的内容之后断定这是自由地利用专利的内容。

来自北美自由贸易条约的另一个严重威胁出现在美国的公司在投资者—国家分歧的仲裁机制下,针对墨西哥国家的官司当中,包括在世界银行的国际投资争议协调中心或是在国际仲裁法庭如伦敦国际仲裁法庭或国际贸易商会等保护下的裁决。借助于这些国际法庭中任何一个经常出现的可能性已经变成一种对环境、人的健康或劳工权利的现实威胁。一个国家推行的任何调控可能被跨国公司在看到它们的收入受到影响时将其解释为一种游戏规则的变化。美国知名的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断定公司开始利用争端解决机制。“1985年只有很少的公司利用争端解决机制,而到2014年底在这些法庭上的案件已经超过600起”。

至于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之间的北美自由贸易条约是要注意的另一种情况。条约对墨西哥经济的后果是灾难性的,这可能因为TPP将会加重灾难。最近一项题为“为了TPP的教训”分析由马克·威斯布鲁克发表在《密码》的经济版,文章肯定墨西哥经济的利润是非常有限的。自从墨西哥签署条约以来它的经济每况愈下,在广大的经济部门造成了重大损失。从条约生效的1994年到2014年,这个阿兹台克国家的平均增长率不到本地区增长率的一半。同时贫困人口保护46%的指数,几乎与1994年一样。所有这一切还没有提到这个国家正在陷入巨大的社会危机。

admin 装备动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