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每五年召开一次的《核不扩散条约》缔约国审议大会上,这一计划的实施一再被美国拒绝,最近一次是在几个月前被奥巴马政府再次否决。消除所谓的伊朗威胁的机会遭到华盛顿破坏的例子并非仅此一件。

昔日的共和党已经变成一个放弃议会政治的“极端反叛者”。事实上,他们或许可以做到成功增加制裁措施,包括对其他国家的附带制裁措施,并可以采取其他一些行动让伊朗放弃与美国达成的协议……然而,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协议的无效。这并非美国与伊朗之间的协议,而是伊朗与所谓的“5+1”小组,即安理会中拥有否决权的五个成员国,加上德国之间达成的一项协议。其他参与者可能会和伊朗一样同意继续执行协议。之后中国和印度可能也会被加入进来。这些国家已经找到了规避美国对他们与伊朗进行互动加以限制的方式。事实上,如果中国和印度这样做,就是把大多数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把不结盟运动国家团结起来,这些国家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支持伊朗作为《核不扩散条约》缔约国拥有和平发展核能的权利。如果其他国家继续履行协议——这是有可能发生的情况——美国等国家将会孤立于全世界,这种立场人们并不陌生。

反对核协议的人认为协议内容远远不够。一些协议赞成者也有这样的观点,他们要求取得比现在更多的进展,要求整个中东地区都应该解除核武器,继而解除普遍意义上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伊朗外长扎里夫多年来都在重申不结盟运动国家和阿拉伯国家的呼吁,在中东地区设立无核武器和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区。这确实可以作为一种应对伊朗威胁的非常直接的方法。

如果美国在伊朗问题上完全被孤立,这其实一点也不特别。事实上还有更多的事情证明美国的孤立。在伊朗问题上,让美国担忧的主要原因就是伊朗成为世界和平的主要威胁。在美国经常可以听到这种想法。通过一些常规渠道很容易就能了解到这种观点,比如美国主要的民调机构。以国际舆论为主的盖洛普咨询公司提出的问题之一是:你认为哪个国家是世界和平的最严重威胁?答案是明确的:回答“美国”的占据了多数比例。第二位的是巴基斯坦——当然主要是来自印度的投票。回答中也提到了伊朗,但是和以色列及其他一些国家一同提到,而且比例上远低于美国。

西媒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语言学与哲学系教授诺姆·乔姆斯基近日在纽约新学院大学发表演讲称,美国是世界和平最大威胁

伊朗真正的威胁有哪些?显然,伊朗不是军事威胁。真正的威胁已经被美国情报机构递交给国会的有关世界安全局势的报告阐述得一清二楚。这份报告指出,“伊朗核计划及其公开保留开发核武器自由的意愿构成了其威慑战略的核心部分”。真是这样吗?伊朗威慑战略的一部分——对一个没有进攻战略的国家来说,何谈企图建立自己的威慑战略?对于美国和以色列这两个在该地区自由横行的国家来说,任何威慑都是不能接受的。对那些已经习惯了它们的做法和断定它们有权通过武力统治地区的国家来说,这种担心很容易加剧,直到成为一种所谓现实存在的威胁。

《华盛顿邮报》还阐述了为何美国必须为采取极端措施做好准备。他们认为,如果美国没有为诉诸武力做好准备,伊朗就有可能“在通过武力建立中东霸权地位方面采取进一步升级的做法”。这被奥巴马总统称为来自伊朗的侵略,必须遏制。

西班牙《起义报》10月31日文章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语言学与哲学系教授诺姆·乔姆斯基解释了他认为美国是世界和平最大威胁的理由:

核协议的反对者认为,伊朗的企图是发展核武器。对此美国的情报部门并不能找到证据来证明,但是毫无疑问过去伊朗确实有这样的企图。

美政治阶层认为本国是特例

因此,诺姆·乔姆斯基认为这才是问题的核心,尽管这一点不适宜拿出来谈论或者思考。除了那些希望避免出现灾难并推动世界向更加和平与公正的方向发展的人,其他人都应该遵守这条禁令。

消除伊朗威胁机会被美破坏

考虑到在伊朗威胁的严重性这一问题上占主导地位的理论,人们便可以理解为何会出现这种几乎一致的立场:美国有权动用武力——尽管是单方面的。让人们看一看《华盛顿邮报》的一篇社论。“如果发现伊朗试图制造核武器,奥巴马及其继任者将在下令立即采取军事行动上获得支持。”换句话说,报纸编辑们明确认为美国是一个特例。这是一个流氓国家,一个漠视法律和国际公约的国家,一个有权任意诉诸武力的国家。但是人们并不能因此而指责编辑们,因为这几乎是这个特例国家政治阶层的普遍立场。

民意并不视伊朗为主要威胁

admin 装备动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