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良航空公司成长土壤。很显然,酋长国政府已经做了它权力范围内的一切,为载旗航空公司铺平道路。提供一流的机场基础设施,提供低税或免税环境,使员工能够持续增加工资,使阿航获得产品再投资必须的更多赢利。政府甚至资助成立了一家低票价航空公司,来保护阿联酋航空公司的侧卫。毫无疑问,这才叫政府支持,但这是不是国家援助和补贴?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上个月,世界航空公司业收到一个惊喜,IATA预计,经过两年残酷风暴之后,2010年世界航空公司业作为整体将实现扭亏为盈。

2000年,排名前25的世界航空公司中没有阿联酋航空公司的名子。10年之后,排名前25的世界航空公司中,其中6个指标衡量皆有阿联酋航空公司。按照总收入衡量,现在阿航名列第11位,2010年有望超过英航和日航,进入前10名航空公司行列。按照收费客公里衡量,两年前阿航就已进入10大航空公司行列,现在名列第6。在2010年3月31日结束的财政年度,阿航成为世界赢利第一航空公司。

阿航的成功还在于航空公司和国家亲密无间的高效关系,摆脱了民选政府经常出现的妥协和工作零乱,在这种情况下,航空公司更能经受商业风险。例如阿航一次定购32架A380,没有政府拥有背景的支持,光凭航空公司很难做到。至今没有一个政府像迪拜一样向航空公司大把投资,也没有一家航空公司像阿联酋航空公司一样兴旺发达。

《ATW》7月版刊登佩里·富林特撰写的社论,社论题目:Shifting
Sands.现编译如下:

世界各地的许多政客们,似乎不约而同地发现了一个平庸偷懒的“思想宝库”,他们不需要远见卓识,只要发动类似征税行动,政客们几乎没有任何个人风险,根据我们的常识,从来没有一个民选官员因为提高旅客税被解职,而且还能轻而易举地达到平衡预算目的。

阿航成功的最通常原因,是享受了慷慨的国家支持和补贴。可以肯定的是,把机场、航空公司、地面服务联合起来,划归到单一的完全国有集团公司领导,带来了许多有形和无形的利益。

然而不幸的是,即便在此喜庆时刻,德国政府仍然宣布强制征收新的绿色机场起飞税,以此来缓解预算痛苦。德国的决定无视发生在荷兰和世界其它地区的教训,你强征起飞税,旅客可以拿脚投票,为避免机票额外花费,他们选择走开。

阿航地位攀升有许多因素,远见卓识的领导,高度胜任的管理,开创一流航空公司的员工,上乘的地理位置,波斯湾地区得到提升的地理政治优势,非常有效的中远程飞机完美符合其业务模式。还有就是白手起家建立航空公司的能力,这种航空公司不用背负几十年的放松管制前的代价。

有些国家采取相反立场,它们不把航空公司当成生钱的奶牛去挤榨,而是当成商业战场上的战马去好生喂养。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就是这样的国家,它们发展航空的模式已被过去10年的实践证明很成功。

可以确定的是,阿联酋航空公司决不是仅有的一
家公司在过去10年里兴旺发达。2000年,爱尔兰瑞安航空公司运输旅客才700万,如今已是世界第5大客运航空公司,并加入世界最赢利航空公司行列。中国国有航空公司三巨头,现在无论从那方面考量都是响当当航空公司。世界航空公司业认为,爱尔兰瑞安航空公司,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中国南方航空公司,中国东方航空公司前景之美好,胜过新崛起的阿联酋航空公司。

我们同情那些缺乏阿联酋航力量和优势的航空公司,这些航空公司至今仍需自己寻找道路去竞争,眼看着其它国家政府分配好处给自己的航空公司,我们又不能阻止它们,结果是它们的航空公司继续崛起。

admin 智能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