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美军的解释,“所有领域”既包括传统的海、陆、空、天等领域,更包括在军事技术日益革新背景下的网络空间和电磁空间。李杰分析称,美军是一支高度“数字化”的部队,但在网络和电磁空间,美军没有像在其它领域那样占据绝对主导权,“因此他非常担心一旦自己的指挥、控制系统遭到破坏,整个作战体系都面临瘫痪的风险。”

记者统计发现,此份新战略中6次出现“财政”、3次出现“预算”、2次出现“开支”等字眼。其中,大部分内容意图表达在“财政预算紧张”的背景下,美国海军对政府可能削减海上力量资金投入的担忧。

美军新版海上战略虽然谈到了国际演练、盟国合作和人道主义救援,但字里行间难掩浓厚的冷战思维。李杰表示,美国对华政策长期在“接触”和“遏制”之间游离,不同阶段、不同时期各有侧重,对于美国新版海上战略必须保持足够的认识和高度的警惕。

虽然新版海上战略谈到了国际演练、盟国合作和人道主义救援等,但字里行间仍难掩其霸权主义色彩和强权政治逻辑。与旧战略相比,新战略首次公开指责中国、俄罗斯、朝鲜和伊朗等国,冷战思维浓厚。中国海军专家李杰表示,美国对华政策长期在“接触”和“遏制”之间游离,不同阶段、不同时期各有侧重,对于美国新版海上战略要保持足够认识和高度警惕。

该能力是指“有相当的行动自由向有争议地区投送军事力量,以便有效展开行动的能力。”新战略担心,在当今的国际安全环境中,这种进入能力越来越多地受到一些国家和非国家力量的挑战,“他们通过自己精密的反进入/区域拒止战略,甚至可以将美国最精锐的部队和最精良的武器系统置于危险之中。”

3月13日,美国海军作战部长乔纳森·格林纳特上将、海军陆战队司令约瑟夫·邓福德上将和海岸警卫队司令保罗·祖肯夫特上将联合发布了名为《前沿、接触、准备: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的新版海上战略。

美军新版海上战略还首次提出“印度洋-亚洲-太平洋”地区概念,提出随着战略关注点转移到上述地区,美军将增加部署到该区域的舰船、飞机和海军陆战队,“到2020年,海军大约60%的军舰和飞机将驻扎在该地区”。

在美国政府财政预算收紧的背景下,如此高昂的国防预算美国国会自然不会那么痛快地批准。为此,美国三大海上力量相关负责人便不失时机地跳出来“哭穷”

3、海军六成军力将进驻“印亚太”

2、新增“进入所有领域能力”要求

2004年12月,印度洋发生大海啸。灾难发生后不久,美国海空军立刻出动,前往灾区执行人道主义救援任务。据不完全统计,短短10天时间,美军先后出动包括航母、两栖攻击舰、医院船在内的24艘各型军舰。在灾区参与救援行动的美军官兵总数多达15000人。

对此,李杰表示,美军新版海上战略并没有改变其一贯以来对华政策的两面性——“接触”和“遏制”。有军事专家分析,美军战略的冷战思维仍然浓厚,对别国军事力量的正常发展仍然怀有敌意,这种对中国正常军事和外交行为的指责包含强权逻辑。

美国海军研究专家詹姆斯·D·沃特金斯的研究显示,“海上战略”是以美国国家军事战略的三大支柱——威慑、前沿防御和盟国团结为支柱,目标是“同本国其它军种及盟国的武装力量一起,通过使用海上力量,使战争在对美国有利的情况下结束。”

“不排除在救灾之外,美国还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事后有相关获救援国家媒体如此分析。此后,尝到“甜头”的美军,越来越频繁地撕下“国际警察”的肩章,穿上“人道主义救援”的伪装。

新版海上战略还提出,为实现七大使命,需要保证五大能力,具体包括:进入所有领域、威慑、海上控制、力量投送、海上安全等能力。与旧版战略相比,“进入所有领域的能力”是新增的一项美国海上力量需要掌握的能力,排在五大能力之首。

美军新版海上战略高度警惕所谓“反进入/区域拒止能力”,该词语出现频率高达9次。美军认为潜在敌人不断发展的反介入/区域拒入能力促使其有必要调整现有战略,以实现平台、传感器、武器和系统更大规模的整合。

“然而,中国海上力量的扩张也带来挑战。”美军认为,这种“扩张”加上中国军事意图“缺乏透明度”,造成了“相关区域的不稳定”,并有可能导致误判甚至冲突升级。

●南方日报见习记者祁雷 策划统筹 江华 洪奕宜

www.469net 1

“现在美军越来越多地执行非战争军事行动,除了获取政治效益,还可以利用‘救灾’这个借口,名正言顺地增加在当地的驻军和存在,从而实现一旦战时需要,能迅速将美军部署到前沿阵地的目的。”李杰说。

美军第一版“海上战略”颁布于1986年,这是美国自二战结束之后,提出的第一份比较系统完整的海上战略。

有鉴于此,新战略重点提出打赢新一轮“电磁操纵战”概念,即“在空间、网络空间以及电磁空间共同行动,创造作战优势。”“我们必须能够介入任何领域。这意味着改变我们现有的计划和协调空中、海上、陆地、太空和网络空间领域力量的战略,确保使用正确的力量组合。”格林纳特的讲话表明了美军的这一决心。

2015年版海上战略是美国海军历史上第三版“海上战略”。李杰表示,由于近年来中国军事实力迅速发展,美国新版海上战略重点强调了所谓的“中国军事威胁”。“这其实是美国人惯用的伎俩,通过渲染别国的军事威胁,向国内民众和高层传达海空军建设的重要性。”李杰说。

与此同时,美国三大海上力量相关负责人也不失时机地跳出来“哭穷”,为增加国防预算“摇旗呐喊”。

按照美国海军目前提交的预算报告,海军将在2020年之前为300多艘军舰和大约120艘拟装备的军舰提供资金。新战略的观点与该预算报告一脉相承:建议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必须保持300艘军舰的规模,海岸警卫队必须保持一支由91艘国家安全艇、沿海巡逻艇等组成的舰队。

美国海军战略与政策主管威廉·麦奎林少将表示,“我们至少需要300艘舰艇”。美国海军发言人也称,目前的舰队规模不足以维持全球态势。美国海军陆战队作战实验室司令官凯文·基利亚准将称,“我同意我们舰艇数量不足的观点”。美国海岸警卫队司令助理彼得·布朗少将也表示,海岸警卫队的装备同样存在不足。

巧合的是,新版海上战略发布之际,正值美国国会就奥巴马政府提交的2016年度财政预算申请展开激烈辩论之时。虽然美国国防部官员竭力否认这两件事背后的逻辑关联,但却难以制止舆论的联想——2007年11月13日,就在2007版海上战略发布1个多月后,时任美国总统布什签署了总额高达4593亿美元的《2008财年国防部拨款法案》。

在此背景下,新版海上战略提出了美国海上武装力量的七大使命,包括:保卫国土、遏阻冲突、危机反应、击败进犯、保护公海、加强伙伴关系,以及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

军事专家表示,自2007年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首次联合推出《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以来,美国一直谋求整合三大海上力量,构筑国家安全的第一道防线。可以预见,未来在庞大军费开支和盟国协作的支持下,美国实现该战略提出的“在一场大型、多阶段战役中击败一个地区敌手,同时在另一个地区阻止另一个敌对者的目的,或者给它造成无法承受的代价”的目标指日可待。

美军新版海上战略提出,海上力量必须在一个多变、不稳定、复杂和互相依存的全球安全环境中保障美国的利益。这个环境包括深刻影响本战略的地缘政治变化和不断增长的军事挑战。该战略进而提到,地缘政治变化包括:“印度洋-亚洲-太平洋地区”的重要性持续增加;中东和非洲暴力极端组织和其它恐怖主义组织泛滥;俄罗斯的军事现代化;跨国犯罪组织威胁非洲和西半球的稳定等。

为此,美军提出要提高从海上向有争议地区投送力量和展开行动能力,以及同伙伴国协同作战的能力等。新版战略提到对于反进入/区域拒止能力的担忧时,并没有提及具体国家,只是笼统地用“印度洋-亚洲-太平洋”地区替代。不少军事专家表示,结合新版战略全文和美军长期以来对“潜在敌国”的认知,其针对中俄等国的意图相当明显。

一方面,美军认同中国在亚丁湾打击海盗,利用医疗船实施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参与大型、多国海上演习的行动;美军认为,作为《避免海上意外冲突规范》的签署国,中国有理由拥有与不断上升的国家地位相称的海外行动能力。

美军新版海上战略首次提出“印度洋-亚洲-太平洋”地区概念,提出“到2020年,海军大约60%的军舰和飞机将驻扎在该地区”

记者注意到,与2007版海上战略相比,新战略首次将提供人道主义救援和救灾列为肩负使命之一。对此,李杰表示,利用海军和其他海上力量进行人道主义援助的做法,美国早已有之。

按照美军的解释,“所有领域”既包括传统的海、陆、空、天等领域,更包括在军事技术日益革新背景下的网络空间和电磁空间

与2007版海上战略不点名指责某些国家相反,美军2015版海上战略首度无端公开指责一些国家,包括中国、俄罗斯、朝鲜和伊朗。其中,美军认为中国海上力量频繁出入于印度洋和太平洋,对其自身来说是机遇和挑战并存。

“美国人考虑到在军费开支不足的情况下,其在前沿地带部署的力量可能会有削弱的危险,因此希望利用盟国、伙伴国的力量,继续加强在关键地区的影响力和存在感。”李杰说,通过“退居”二线,也能降低美军面对的危险。

1、为5850亿美元军费获批“摇旗”

据了解,这是美军时隔近8年后首次对2007版《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进行修订。与2007版海上战略相比,新战略继续把威慑、海上控制、力量投送和保证海上安全作为美国海上力量必备能力。同时,新增“所有领域进入能力”;首次提出“印度洋-亚洲-太平洋地区”概念,强调“反进入/区域拒止”,意在制衡中俄等国。军事专家认为,在美国国会正热烈讨论奥巴马2016财年政府预算的当口,新版海上战略“影响政府决策”的意图明显。

在美国政府财政预算收紧的背景下,如此高昂的国防预算美国国会自然不会那么痛快地批准。对此,国内军事专家分析认为,美军新版海上战略选择在这个时机发布,意在为奥巴马的预算案在国会顺利通过营造舆论氛围。

李杰表示,过去美军一旦装备了新式武器,往往第一时间将其部署到亚太“前沿地区”,而随着近年来中国海军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印度洋,美军对该地区的重视程度和军事投入也在逐渐加码。“澳大利亚作为印度洋和太平洋的‘交汇点’,未来将成为美军进入两洋的支点和核心基地。”李杰分析称。此次发布的新版战略中也提到,美军将在澳大利亚部署一支海军陆战队轮换部队。

为此,美国海军将保留在日本的1个航母打击群、1个舰载机联队和1个两栖打击群;在关岛增加1艘攻击型核潜艇;将驻扎在新加坡的濒海战斗舰增加到4艘,“海军还将为该地区提供最先进的作战平台,包括多用途的、具有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舰船、核潜艇,以及情报收集、监测和侦查飞机。”

时间回到2月2日。当天,奥巴马向美国国会提交了一份2016年度财政预算报告,其中国防预算申请为5850亿美元,包括5340亿美元基础预算和510亿美元海外军事行动预算。奥巴马给军队划了一块大蛋糕。

“由于进一步的预算削减或强制性开支削减,一支规模更小的力量迫使我们做出艰难的选择。我们会被迫在风险程度增加的情况下减少海外军力部署,在一些地区减少我们的进入。”新版战略威胁意味相当直白。

美军长期以来谋求对别国的不对称军事优势。对此,新战略特别提出,技术的扩散使美国的潜在敌人得以在更大范围内威胁其海空力量。此外,美国还担心网络空间和电磁空间的新挑战使其无法继续占有信息领域的“高地”。

admin 装备动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