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下一页

图片 1

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结果无疑宣告了奥巴马总统“跛脚鸭”时刻的提前到来,领导力一直备受质疑的奥巴马班底也开始盘点并算计其“政治遗产”究竟将会价值几何了。为防止其政治遗产出现“价值缩水”,在内政方面依然会被处处掣肘的奥巴马势必想在外交领域放手一搏,有所作为。然而当下美国所面对的国际政治现实也难免会让奥巴马会倍感焦头、难以应付:中东地区乱局凸显该地区结构性矛盾的复杂性和长期性,美国在这一地区进退两难的状态将长期存在;而在东欧乌克兰地区,美国面对的则是令人生畏的对手,究竟有胜算几分,奥巴马也是自信不足。相形之下,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实施似乎还算进展顺利,因此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奥巴马将战略重点依然会放在亚太地区,并希冀在亚太政策上实现突破,以弥补其政治资产的“价值流失”。从这一角度看来,奥巴马政府推进其所谓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心情将会更为急切,这种心情之急切直接体现在“临阵换将”方面。有报道称,哈格尔辞去国防部长之后,奥巴马提名参与“亚洲再平衡战略”设计的阿什顿·卡特出任新的国防部长。无疑,若如奥巴马所愿,国会通过了卡特的任命,一个“升级版”的“亚洲再平衡战略”将会蓄势而发。

依靠各种“战略抓手”来推进的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明显具有“山头主义”色彩。其利用其各种手段,拉一批,打一批,甚至孤立个别的做法,势必会在亚太国家之间制造分歧,在一国之内制造混乱,而这些并不符合亚太地区的利益和发展大势。当下亚太地区的主流是和平、发展。各国之间应当在互相尊重、合作共赢的基础之上,以和平方式,通过平等对话来解决各种争端。而在一国之内,政府权威更是应该受到尊重和维系,因为政府的“安全感”愈强,其内政、外交行为才会更为理性,才能有更为广阔的胸怀来接受各种善意的批评和有建设性的建议,其政策策略的成熟稳健性才会更强,民众的福祉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关照。如果美国出于一己之利,不恰当地制造和利用“战略抓手”,其破坏性无疑是巨大的,带来的悲剧将会是惨痛的。这样的恶果在美国其他地区的战略、政策中已经有所显现。事实上,在中东地区,恐怖主义所宣称的“圣战”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一种“剩战”,即因美国滥用战略抓手而“安全感”匮乏的政府之政策失当所导致的大批“剩余人口”所参与的“战斗”。

我们不得不坦然承认,亚太地区的局势以及亚太一些国家现阶段发展水平确实为美国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战略抓手”。从区域间国家关系来看,亚太地区一些国家之间确实存在着历史遗留问题和现实的竞争甚至争端,这些问题和争端短时期内难以妥善解决。对一些具体国家而言,政府执政能力依然处于发展改进之中,执政能力建设的渐进性,具体制度政策实施的滞后性,往往会与民众对政府日益增长的预期之间存在着一定偏差,这种偏差甚至会随着社会经济发展的复杂化趋势增加而形成较强的张力。此外一些国家历史遗留问题未能妥善解决,甚至出现“兄弟阋墙”的局面。这些都会成为美国的“战略抓手”。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实均表明,美国极为擅长在国际政治中制造问题并卷入问题,然后通过成为问题解决不可或缺的一方来获得地区问题处理的主动权。而在他国国内政治中,美国会通过刻意宣扬其所谓的“软实力”优势,在政府与民众之间出现的某些裂隙内打下“楔子”,扩大缝隙,由此弱化政府权威,形成于己有利的态势。

美国无疑是亚太地区的一员,但是美国并不仅仅满足作为平等的一员而存在,而是试图通过不断升“级”的再平衡战略,集亚太事务的“参与者”、亚太局势的“平衡者”、亚太未来发展的唯一“操盘者”三种角色于一身。换“将”之后的奥巴马政府依然凭借其既有或制造出新“战略抓手”推进其“升级版”的“再平衡战略”。

admin 装备动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