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14年曾遭受了超过100次重大网络黑客攻击”,美国当局“已经知晓受到某些国家支持的60个最具威胁的网络黑客组织”。英国《卫报》引述美国联邦调查局网络犯罪部门负责人约瑟夫·德马雷斯特的话这样表示。德马雷斯特没有点名60个黑客组织背后是哪些国家,他称,俄罗斯负责网络安全的国内安全机构最近曾表示有兴趣与美国当局合作调查网络犯罪,但是并没有在鲍加切夫这一案件上表态。

屏蔽此推广内容24日,在俄避难的美国前特工斯诺登最新公布一份文件披露,美英情报机构侵入世界最大的手机SIM卡制造商金雅拓公司电脑系统并植入间谍软件,可以秘密监控全球数十亿用户的手机。一些中国手机公司使用的SIM卡也由该公司生产。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25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对此“严重关注”。他说,中国政府坚决反对利用信息技术优势、或者利用提供信息技术产品的便利条件,通过植入间谍软件、预留后门等手段实施网络监控的行为。

美国要给互联网“开前门”

尽管近来舆论对美国政府监控全球互联网议论纷纷,但美国仍在加强这方面的控制。在华盛顿一个智库论坛上,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兼网络战司令部司令迈克尔·罗杰斯23日称,应该有“合法框架”迫使苹果和谷歌这样的公司在它们的加密数字产品中留下“前门”。他在回应雅虎首席信息安全官斯塔莫的质疑时称:“这样的措施不是‘后门’。每当听到‘后门’这个词,人们会想‘哦,这是某种勾当’。为什么不走前门呢?再说一次,我的观点是:我们可以制定合法框架来做这种事。”

“美国正在将互联网变成霸权工具”。法国《回声报》称,在法国和德国领导人在乌克兰冲突问题上面对俄罗斯时,却不见美国派代表参加谈判。这是美国首次在与莫斯科的冲突中缺席,与此相反,奥巴马日前却在另一个“欧洲问题”上打破沉默,支持谷歌、苹果、脸谱、亚马逊等美国互联网公司,指责欧洲在该领域的“保护主义”。这样的转变显示出,美国在军事方面转向孤立主义的同时,在网络方面越来越表现出霸权的意愿。报道称,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转变”,因为美国安全越来越经由网络控制来体现,各种战争也正在变成网络战争。

上海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沈逸认为,黑客只是网络空间里的个别的犯罪行为,特殊性、偶发性袭击居多,造成的威胁有限。世界各国在打击网络黑客方面已达成基本共识。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多国政府多次表达出这样的态度。与黑客相比,美国在网络空间具备压倒性优势,不仅垄断操作系统、手机和计算机芯片、互联网设备、软件等多个领域的技术和资源,更利用其垄断地位进行国际政治颠覆活动。真正对世界网络安全构成最大威胁的恰恰是美国自身。

【环球时报驻美国、英国、德国记者 萧达 孙微 纪双城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曲翔宇 柳玉鹏 陈一】

admin 装备动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