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69net ,这位美国总统的目标,是在ISIS对美国本土构成威胁前阻止它。历史经验表明,更大的风险在于,又一次中东冒险所蕴含的严重不利因素。

奥巴马的批评者–无论是右翼的还是左翼的–希望他能承认:美国已向ISIS宣战。不然的话,奥巴马政府还有何理由发誓要将ISIS追到“地狱门口”?去年,奥巴马曾呼吁美国国会废除授权对基地组织动武的法律–该法是“九一一”袭击后不久通过的。当时,他说:“如果不管束我们的思维……我们可能会被拖入更多我们不需要打的战争。”如今,人们很容易拿奥巴马当时的警告回过头来抨击他。奥巴马政府向ISIS发动攻击的权力,正是通过那部未被废除的2001年的法律获得的。

如果将ISIS追到“地狱之门”的不是美国的军队,还有哪国军队会这么做?这个问题把我们带回到了起点。奥巴马想摧毁一个按他所说尚未直接威胁到美国的实体。小布什曾将之称为先发制人的战争。奥巴马政府则称之为平叛战役。这难道不是一种没有差别的“区别”吗?

与打造出一支友好的叙利亚军队相比,攒出一个合法的伊拉克政府简直是小事一桩。奥巴马已要求美国国会拨款培训3000名叙利亚叛军,这一目标要好几个月才能见效。而ISIS如今麾下至少有2万名战士。此外,美国还要面对不太情愿的盟友。土耳其并不想认真帮忙。沙特阿拉伯的支持也不冷不热。以色列则持怀疑态度。至于奥巴马未寻求建立合作关系的伊朗,则正等着从中收获意外的好处。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也抱有同样的想法。

今年6月,一支不足1000人的ISIS叛军曾成功将3万人的伊拉克军队赶出摩苏尔,并受到了摩苏尔居民的欢迎。近日,奥巴马称赞伊拉克组成了以海德尔?阿巴迪为首的、更具包容性的新政府。但这个新政府中的逊尼派成员比上届政府还要少。伊拉克前总理努里?马利基也在新政府中保有一席之地。

对基于一个抽象名词发动的无限制战争会遇到的困难,没有几个人考虑得像巴拉克?奥巴马那样多。除了实际操作上的问题,与不明确的敌人作战还会带来潜在的负面影响。奥巴马作为总统的吸引力在很大程度上建立在这样一种评论上:全球反恐战争正在侵蚀美国国内的合法权利及其在国外的道德资本。

事实上,美国反恐战争在既定目标上取得了成功。小布什的最大创新是设立了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如果你把2001年9月11日以来美国国内的恐怖企图列一张表,你会发现它们的技术含量越来越低、效果越来越差。从奥巴马上任头一年被挫败的底特律民航客机恐怖袭击案,到他在任第5年发生的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每次恐袭企图都比上一次更加业余。同样的结论也适用于美国的盟国。自9年前的7月7日伦敦发生爆炸案以来,欧洲没有发生任何重大恐怖袭击案。西方民众已经适应了这个安保更为严密的时代。

如果这就是美国反恐战争的“资产负债表”,为什么还要为此夜不能寐呢?原因主要是,这张“资产负债表”低估了代价。其中最大的代价是,一场不宣而战的战争正在损害西方对现实的把握。短视的思维导致糟糕的决策。在近日的讲话中,奥巴马刻意避免使用“战争”一词。尽管目前美国在伊拉克部署了逾1000名军事人员,尽管美国一个月以来发动了逾160次空袭,但他仍坚持将其摧毁ISIS的计划称为一场“战役”.类似地,美方人员所穿制服也都是“顾问”和“教员”的制服。这种委婉的用词导致任务偏离了原来的方向。如果你走路时眼睛只睁开一半,你显然更容易迷路。

从小布什手中接过总统大权后,奥巴马立刻抛弃了“全球反恐战争”一词。但不久前,他发誓要“削弱并最终摧毁”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就这样,在兜了一大圈后,他几乎又回到了原点。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因为奥巴马是一位不情愿的斗士,而他留下的东西将是持久的。

美国为何需要摧毁ISIS?对ISIS采取遏制而非诉诸战争的主张没有得到多少公开讨论。这种主张其实是有说服力的。对于摧毁ISIS,主要的反对意见是,美国若不大幅增加地面部队人数,就不可能摧毁ISIS,而那么做引起的麻烦比既有的麻烦还要大。

2011年,奥巴马过早地将美军从伊拉克撤出,无意间为今日肆虐的叛乱活动创造了条件。他留下了一个真空,并将之称为和平。如今,他小心翼翼地重返伊拉克,祈祷能够一切顺利。在阿富汗,这种不愿以长远眼光看待问题的做法很可能正在重演。不久前,奥巴马特地表示,打击ISIS的战役不会对他制定的、结束美在阿富汗作战任务的时间表产生任何影响。2011年的伊拉克与今日的阿富汗之间的唯一区别是,你能够预见到塔利班会成为一个麻烦。预见到巴基斯坦的动荡也不需要多大的洞察力。几乎没什么人预见到了ISIS的叛乱,与之相反,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爆发全面危机是不难想象的。同样不难想象的是,美国重新介入伊拉克事务的力度会逐步加大。

admin 装备动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