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经验和现实情况看,奥巴马政府此次打击“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的后果殊难预料,恐仍难逃愈反愈恐的魔咒。虽然“伊斯兰国”会遭到很大程度上的“挫败”,但是美希望“彻底消灭”该组织的理想目标难以实现。

从现实来看,美这次打击“伊斯兰国”的战略不仅了无新意,而且漏洞很多,充满了不确定性。美对“伊斯兰国”的战略缺乏新意,如空中打击、经济制裁、组建联盟、政治和解、安全培训等,在伊拉克、阿富汗均已试验过,不仅未取得很好效果,反而形势日益恶化,为此才有今天的“伊斯兰国”的兴起。

奥巴马确定的“挫败并最终消灭”的目标很难实现。奥巴马中东战略的核心是从中东战略收缩,实现全球战略重心的东移。不过,自奥巴马上台以来,中东热点事件频发,并陷入大面积的动荡之中,从“阿拉伯之春”到叙利亚内战,从美军撤离后伊拉克陷入危局到利比亚失控,从埃及多次“变天”到“伊斯兰国”的崛起,中东一再发生的“战略意外”使得奥巴马既定中东战略接连受挫。鉴于中东在美全球战略中地位下降,加之资源捉襟见肘,奥巴马不愿在中东投入过多,提出了结束战争和不战的目标,但事与愿违。先是有利比亚,随后又有“伊斯兰国”。这次美对“伊斯兰国”采取的行动,是奥巴马政府犹豫再三后终于出手,再次发动一场不情愿的反恐战争,实际上也显示了其对战争后果的不确定性抱有怀疑态度,反映了奥巴马对再次陷入中东泥潭的深度担忧。可以说,“伊斯兰国”的突然兴起确实对奥巴马的中东战略构成了重要牵制,美被迫再度在中东开打新的反恐战争事实上已证明奥巴马中东战略的失败。不过,美被迫对“伊斯兰国”动武,只是对奥巴马中东战略的有限修正,也是美战略东移后的局部重返,总体看美中东政策大政方针未变,来自“伊斯兰国”的威胁还不足以根本动摇美全球战略东移的既定战略方向。

战争的长期性引致结果的不确定性。美军方人士强调,对“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将是长期的。有媒体称,美已制定为期三年的作战计划。这实际上已超出了奥巴马的任期。奥巴马之后,这场战争将会向什么方向发展,无人能知。

“挫败并最终消灭”的目标难实现

“伊斯兰国”很大程度是西方及其地区盟友制造出来的,大批圣战者涌入叙利亚和伊拉克参加圣战,受到了西方及其盟友的鼓励和资助,甚至是招募。可以说,“伊斯兰国”是西方及部分地区国家用以推翻巴沙尔政权而亲手制造出来的“怪胎”。如今发生在叙利亚的一切与20世纪80年代美及海湾国家在阿富汗资助“基地”等极端组织对苏联发动圣战可谓如出一辙。它们都是典型的“养虎不成反为患”。而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乱局又助长了“伊斯兰国”的发展壮大,为其提供了温床。

从历史上看,“9·11”以来美开始多种形式的反恐战争,有伊拉克和阿富汗模式、也门和巴基斯坦模式、索马里模式,但从目前来看无一获得成功。相反,不仅恐怖主义日益蔓延扩散,恐怖分子越来越多,而且成为美国主要反恐对象的国家也一个个陷落:在阿富汗,塔利班正在回归;在伊拉克,原本并无恐怖主义存在,如今成为恐怖主义的天堂和策源地;也门的“基地”组织日益壮大;巴基斯坦也面临严重的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威胁。美国反恐十年造就了国际恐怖主义文化,导致全球恐怖主义意识形态的蔓延,带来了“基地”组织的全球碎片化、全球恐怖主义的“基地化”以及“独狼式”恐怖主义的兴起。因此,恐怕这次美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所带来的效应也将是负面的。

反恐联盟内部同床异梦

当前美国把目标聚焦于“伊斯兰国”,看似正确,实际上是治标不治本,战略上出了偏差,是典型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要解决“伊斯兰国”问题,主要依赖军事打击是行不通的,仅仅从“伊斯兰国”单方面入手也是不够的,必须把伊拉克危机和叙利亚内战统筹起来制定一个整合性解决方案,才能有效挫败“伊斯兰国”。而这不仅需要重新思考对伊拉克政策,也要重新确立与巴沙尔政府的关系,推动两场危机的同时解决。而当前奥巴马政府不仅未能将叙利亚和伊拉克两场战争统筹起来,而且也未对两国的政策进行深刻反思,依然走旧路,尤其在叙利亚问题上依然坚持推翻巴沙尔政权的目标。

目前不少国家加入反恐联盟,有的虽未加入联盟,但表示支持打击“伊斯兰国”,不过均各夹带私货,同床异梦,目标不一,难以保持有效一致。比如,沙特等海湾国家表面目标是打击“伊斯兰国”,但实际是希望借机推翻叙利亚政府。伊朗的实际目标是阻止逊尼派势力扩大,并乘机扩大什叶派势力,打通伊拉克—叙利亚通道,助力叙利亚政府。土耳其对打击“伊斯兰国”并不热心,主要目标是遏制库尔德人扩张和推翻巴沙尔政府。伊拉克政府的主要目标是收复失地,维护伊拉克的统一,但不希望外部势力进入伊领土作战。库尔德人不仅要保卫其自治区,还希望抢占与伊拉克中央政府存在争议的地区,并借此争取国际社会对其政治诉求的支持。叙利亚政府的主要任务是借机剿灭对手,并争取与西方和解。而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对打击“伊斯兰国”也不感兴趣,不愿为此耗费实力,而是希望借西方军事支持来武装自身。

图片 1

美国目前主要是通过空袭来打击“伊斯兰国”,而缺乏有力的地面配合。虽然自6月以来美已向伊增派了近1000名军人,但基本都为负责安全保卫的特种部队以及负责侦查、指挥、情报搜集和协调的参谋人员,并不担任实际地面作战任务。从现有打击强度看,不仅空中打击严重不足,缺乏有效情报支持,而且地面部队反击也很弱,空地配合难以形成。各方人士基本都对紧紧依靠空袭来消灭“伊斯兰国”的有效性表示怀疑。现有的地面作战部队实力不强,制约因素多,难以形成有效威慑,也难以给予美军有效配合。目前美主要依赖五支力量在地面作战,打击“伊斯兰国”,即伊拉克政府军、叙利亚政府军、伊拉克什叶派民兵、库尔德武装、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叙利亚政府虽表示参加反恐,但其实内心不愿动武,只是希望借别人手收拾“伊斯兰国”。伊拉克政府军在与“伊斯兰国”战斗中的表现令人堪忧,难当重任,急需重组和培训。同样,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更是不堪一击,反恐联盟对其武装和培训才刚开始,其投入使用至少要等到2015年。近日美军高级指挥官表示,至少要训练1.2万—1.5万叙反对派武装才能遏制住“伊斯兰国”。因此,伊拉克政府军和叙利亚反对派短期内都难挑重担。库尔德武装虽然实力较强,但也不愿充当炮灰,其目标只限于收复失地,保卫自己领土。

admin 装备动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