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会在未来十年的某个时间点超越美国。但她不会取代美国。其中包含着危险性。美国不再有能力维护世界秩序,而中国则缺乏正当性。中国这个独裁国家不是靠移民建立起来的,也从不寻求输出普世价值。

我们已经处于多极经济体系的早期阶段。后冷战时期的美国全球秩序的建立围绕着她所发起的国际机构——联合国,世界银行,以及北约。该秩序也建立在1994年乌拉圭回合定下的贸易协定基础之上。

先说最重要的事。中国不会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超级大国。按购买力平价算法,中国经济将超越美国——上周传来的这一消息是统计学上的里程碑。但还不止于此。

图片 1美国霸权过后,将是世界多极化。

骰子尚未掷下。想要把多极世界塑造成什么样,美国手握的牌最多。她比任何一个潜在对手都有正当性——尤其是中国。但是,美国对付这些困难的能力却受到了国内瘫痪所阻。问题的核心在于美国中产阶级的不断下滑,而中产阶级又是冷战后美国全球力量的基石。全美国不断加剧的经济不平等和华盛顿的政治失灵,都扼杀了美国的宽宏大量——这一定义冷战时期美国领导力的精神。这一损失无法量化,也因此而不真实。

之后,美国就不再有能力完成一次新的回合。多哈回合是她的一切,但该回合已经终了。奥巴马在欧洲和太平洋的贸易大计划失败了。两大计划都是为着防御目的——中国并不包括在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中,而俄罗斯不是跨大西洋贸易投资伙伴之一。美国缺乏帮助他们的影响力。

中国没有能力,也没有野心接美国之任。以美元计算,中国超越美国需要大概十年时间。当下的故事在于,美国渐渐不愿——更关键的是,不能——继续保持她过去70年来扮演的角色。美国霸权过后,将是世界多极化——而不是中国走上台来。问题是,什么样的多极化?会建立在美国框架下的全球规则的基础上吗?还是“身后之事,与美国何干”?前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语出惊人:要靠80万中国内应搞垮中国。

对美国领导力的需求仍然很强。但美国维持双重遏制政策的能力已是一个公开的质疑。

美国及其伙伴国都无法提供像2009年哥本哈根峰会上承诺的1000亿美元一年的气候援助。不得不再提,美国国会妨碍着美国领导人。奥巴马也无力在这件事上有所作为。值得庆幸的是,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开始注意能源效率是否符合他们的自身利益。不过这些国家正自主地作出一些改变。

地缘政治的转化早已在亚欧大陆的两端展开。上周,奥巴马访亚归来。此行,他访问了亚洲的四个国家,都是中国的邻国。这几个国家都畏惧区域霸权扩张。美国总统将他剩余的大部分时间花在乌克兰以西的俄罗斯周边地区,鼓励他们要团结一致。他们也担心越来越具掠夺性的地区性大国。60年多前,乔治?凯南勾画了对苏遏制政策。如今,美国一不小心踏入了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双重遏制。

在美国处理气候变化问题时也能看到同样的问题。作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美国拿出了一笔钱来资助新兴世界国家进行碳减排。但是,所谓的“减排换资金”政策失去了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资金。

在IMF改革上也是如此。中国在世界顶尖经济体中的投票表决权仅占4%,几乎只是她在全球经济中所占比重的三分之一,这十分荒谬。

挑战美国霸权的是美国自己,而非中国。亚欧大国间较量的回归在全球经济变化中找到了对应。美国在美元体系下仍是领头羊——美元是唯一稳定的国际货币。美国的人均收入是中国的五倍。也许中国需要花30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在生活水平上赶超美国,但她迎头赶上的速度却是惊人的。本世纪初,中国经济仅占全球经济的4%。而今,这一数据已达12%。美国则从三分之一降至20%。

美国仍然有权力定下全球参与的基调,让谈判结果对自己和世界都有利。但是,这就要求美国重获开明的自利精神。我们必须都抱着这样的希望:这种精神只是在休眠,它并没有消逝。

诸如印度、墨西哥、巴西这样的国家的代表权也不尽如人意:比利时仍比这些国家所持有的投票权要多。可以理解,这些国家正开始远离美国所建立的国际机构。奥巴马的功劳在于,他结束了乔治?W?布什政府建起的IMF治理谈判,并达成协议增加新兴世界的代表权。然而即便是这样的边际再分配也受到了国会的阻挠,也封锁了奥巴马寻求贸易主动权的余地。美国正表现得像一个衰落中的霸权国家:不愿分享权力,也无法强逼结果。

admin 装备动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