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美国追求霸权的动力,不是自由、正义,这只不过是霸权横行世界的政治幌子与道德遮羞布。

最近一个时期,美国奥巴马总把“领导”一词挂在嘴边,他不厌其烦地反复强调美国独一无二的领导地位,说要坚持美国领导地位一百年不动摇,发誓说不管怎样都将坚定扞卫美国的领导宝座,等等,几乎到了逢会必讲、逢人必讲的程度,简直着魔一般。原因众所周知,因为现如今这个世界上不服从、不听从乃至反抗美国领导的人和势力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放肆了,奥巴马之所以这样做,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对上述的人等发出警告,予以震慑。但这样一来,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就摆在了人们的面前:美国为什么如此热衷当地球的领导,难道不当这个“领导”美国就“国将不国”了吗?

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之后,美国很快就从反法西斯的进步力量转化成为世界民族解放和民主革命的敌人。它到处扶植独裁和封建政权,干涉各国内政,拼凑军事同盟,抢占全球要津,把军事力量投放到世界各地,多次在局部战争中威胁使用核武器,表现出十足的霸权面目,以至于美国人民在60年代发起了强大的反战运动。在一个时期内,美国的世界霸权是如此臭名昭着,以至于连美国的老百姓都嗤之以鼻。

与霸权谈公平、正义历来都等于是与虎谋皮,美国霸权也是这样。比如,美国可以发展高超音速武器,可以建立遍布全球的反导系统,但别的国家连发展射程稍远一点弹道弹道的权利都没有;美国可以把飞机军舰部署到别人的家门口,但别人要把军舰飞机部署到美国家门口,那就是大逆不道;美国可以搞网络间谍活动,可以监听一切它想监听的对象,但别人不行;美国可以侦查任何国家,但任何国家都不能侦查美国,等等。总之一句话,一切都是要霸权说了算,只要拥有霸权,美国就可随心所欲地制订地球的规则,安排人间秩序,确保美国始终处于人类生物链的顶端,在冠冕堂皇的规则、秩序名义下,用虚拟的金钱剥削世界,用暴力武器打击反抗之徒,这就是美国政客对霸权孜孜以求的澎湃动力。

第三,美国死保霸权的目的不是为拯救世界解放人类,而是为了控制生存的资源与空间。

现在,赢得冷战的美国政客们把美国领导描述得天赋一般,简直就是上帝赐予的,其实,只要顺藤摸瓜、追本溯源,就会知道,所谓的美国领导不过是霸权的代名词,并且同历史上任何霸权一样,都是侵略者强加给别人的,都是充满血腥的战略压迫。

笔者历来以为,有关国际政治的问题,实质不是什么学术研究问题,而首先是利益与立场问题。对于美国的领导地位也是这样。站在美国至上和拥护美国的立场上,美国当然是正义与光明的化身,即使轰炸了中国大使馆,屠杀了阿富汗平民,监听了全世界,也照样是正义的。但是。站在中国人民的立场上,则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

回答无疑是央格鲁——撒克逊族系。

美国热衷于当世界领导现在是路人皆知了,这得感谢奥巴马祥林嫂一般的唠叨,但要说这都怪奥巴马的多事,其实也不尽然。客观地说,这种冲动,体现着西方殖民者几乎是与生俱来的征服欲,在他们的生存哲学中,人类世界从来都是要么征服别人,要么被别人所征服,中国人那种和谐相处、兼济他人的情怀是从来没有的。这就是他们所津津乐道的普世价值之一:不过是打着自由、民主的幌子征服世界而已。

在这样的竞争中,霸权已经占得先机,占有了最大的份额。因此,霸权的任务就是确保现有的秩序格局不被颠覆,这是底线,同时还要尽可能地扩大领地及控制范围,这是霸权最基本的宗旨。有关这一目的,美国的政治家毫不隐讳,连奥巴马都在一次谈话表露无遗,他曾对澳大利亚记者说,中国不能过西方人的生活,否则将消耗掉更多的资源,地球没有那么多。也就是说,这等于是动了西方的奶酪,分食了他们的蛋糕。这才是霸权的根本目的。

当然,在美国的政治家们看来,美国当世界领导是天经地义、毋庸置疑的,正如奥巴马在演讲中所表达的,“我们代表自由、正义与尊严”,所到之处都能给人们带来光明、自由与解放,比如在伊拉克,比如在阿富汗,比如在利比亚,以及乌克兰,等等。2011年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最后一批美军撤离伊拉克时的演说对此表达得淋漓尽致,他声称“我们留下了一个拥有主权、局势稳定、自力更生的伊拉克”。这也就意味着,美国还将留下同样美好的利比亚、阿富汗以及乌克兰等,未来还将创造更多诸如此类的样板。总之,美国就是人类的解放者、救世主,而一切反对美国、不服从美国领导的集团与势力,统统都是邪恶的魔鬼。简单地说,因为这个世界到处有魔鬼,黑暗的阴影随时可能泰山压顶,所以美国必须肩负起领导世界的高尚使命。前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先生在卸任前曾经有一个对西点军校学员的演讲,通篇所表达的,就是这样一个主旨。这一主旨,一直被美国政客们大肆炒作并成了美国领导的合法性基础。

有人回答“是”,有人回答“不是”,结论截然相反。

核心提示:美国热衷于当世界领导现在是路人皆知了,这得感谢奥巴马祥林嫂一般的唠叨,但要说这都怪奥巴马的多事,其实也不尽然。客观地说,这种冲动,体现着西方殖民
者几乎是与生俱来的征服欲,在他们的生存哲学中,人类世界从来都是要么征服别人,要么被别人所征服,中国人那种和谐相处、兼济他人的情怀是从来没有的。这
就是他们所津津乐道的普世价值之一:不过是打着自由、民主的幌子征服世界而已。

美国是这样高尚与伟大领导者吗?

与美国政客所宣传的相反,美国世界第一强国的地位不是什么民主自由的结果,而是美国不断侵略扩张所形成的。自从北美十三州独立以后,美利坚就走上以一条扩张的道路,用蚕食掠夺的办法侵占印第安人的家园,用侵略的办法占领墨西哥、西班牙的领土,用收购的办法吞并法兰西、俄罗斯的殖民地,通过这一系列的扩张,最终使美利坚的疆域从阿巴拉契亚山脉以东向西推进到大西洋,向南濒临加勒比海,然后利用前后两次世界大战渔人之契机,变天平洋、大西洋为美国的内湖,同时大发战争财,实现国力的飞速发展,直到执世界之牛耳,从而拥有了主宰世界的物质力量。应该说,在前后两次世界大战中,美国的作用是积极的,但美国参战并不是为拯救人类维护正义,而是为了维护和发展美国的利益,这一点,就连与它的祖宗英国打交道时都是如此,二战初期当英国岌岌可危的时候,也只有忍痛拿加勒比百慕大等几十个岛屿来换取美国的50艘驱逐舰。正是不断的侵略、扩张,造就了美国世界第一的力量基础。

第一,所谓美国领导,并不是美国的天赋使命,而是美国强加给世界的,是美国霸权的代名词。

张志坤:美国为什么这么热衷当世界“领导”。人类社会大体上可以分为拉丁、日耳曼、央格鲁——撒克逊、斯拉夫、阿拉伯、突厥、华人、黑人等几个大的族系,每个族系都拥有自己的存在空间。但综合比较,无论是人均还是总量,央格鲁——撒克逊所占有的份额都是最大的,他们占有着北美全部,大洋洲全部以及世界其它许多地方,相比之下,人口是这个族系几倍的中国人,却只拥有相当于美国一块大小的土地。展望未来,人类对于自然资源的需求越来越大,面临资源枯竭的危机;生存空间越来越局促,面临可持续发展的危机;因此,确保资源的获得与发展的空间对于未来具有生死攸关的意义,这方面的争夺将越来越激烈而不是越来越平息。当然,表现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可能是文明的冲突,也可能是政治的对抗,也可能是价值的抵牾,但说到底,都是生存的竞争。目前世界范围内的所有争夺,其实质都是这种竞争的具体表现形式。

在今天这个世界上,如果按族群划分,哪个族群所占有的自然资源与发展空间最大呢?

admin 装备动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