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翁之意不在酒:美军空袭叙ISIS幕后真相惊人。参考消息网9月26日报道,在9月24日召开的联合国安理会反恐峰会上,中俄两国对美国主张其空袭叙利亚境内“伊斯兰国”目标是行使自卫权的观点提出了批评。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呼吁,“采取军事行动必须符合联合国宪章和安理会决议”。

笔者认为,美军空袭叙利亚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其最终目的很大程度上是以反恐的名义“敲打”俄罗斯。由于美国去年扬言要打击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部队,但鉴于普京提出“化武换和平”的建议,此事最终不了了之。而正是如此,俄罗斯的影响力进一步提升,反观奥巴马政府则被迫接受,同样的事情也在今年的乌克兰危机中发生。而这些问题恰好反应出了美国作为世界霸主之位不断下滑的无奈。ISIS席卷中东,对于奥巴马政府来说是一个很大挑战和地区危机,但如何迎接挑战,化危机为有利契机成为奥巴马主要考量。因此,美国联合多个盟友希望确保美军在叙利亚军事行动合法性。

图片 1

回顾2003年萨达姆政权被颠覆以来,美国对伊拉克的关注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反恐、能源、人道主义。然而美国将在伊拉克的军事反恐行动扩大到叙利亚境内时机和动机值得怀疑。在乌克兰危机中,俄罗斯以非武力手段亦然收回克里米亚,而美国却显得束手无策,眼睁睁地看着乌克兰的领土被俄罗斯分裂,美国是否还有能力为盟友提供安全保障在国际社会上饱受质疑;而在美国尚未对“伊斯兰国”进行空袭前,奥巴马政府在美国国内也遭受巨大压力,部分共和党和保守派智库指责他软弱,放任恐怖主义做大;一些温和派穆斯林移民团体,也批评奥巴马政府不负责任。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曾经以结束伊拉克战争承诺上台的总统,不得不得最终决定授权美军在伊拉克采取空袭行动。

对此,日本媒体报道称:“美军在伊拉克的空袭行动得到了伊拉克政府根据美伊协定发出的请求,但叙利亚并未同意美军空袭其境内目标,美国也没有安理会决议授权。如果美国所主张的基于自卫权采取军事行动这一逻辑得到认可,那么甚至有可能出现在某种情况下,美军会基于同样理由对中国和俄罗斯发动攻击。但是中俄两国又难以直接反对“反恐战争”,因此将批评集中到了美国所主张的空袭的国际法依据”。其言外之意,中俄呼吁美军“采取军事行动必须符合联合国宪章和安理会决议”是因为害怕美军将在叙利亚空袭复制在自己身上,那么事实如真如此吗?

然而,仅仅依靠局部空袭,美军对“伊斯兰国”打击的战果将很有限。一方面是因为极端组织不同于常规部队,其更善于以小分队的形式分散藏匿。不仅如此,ISIS还在一些地区获得了不少人的支持,具有一定的“群众基础”,打击它并非单纯的反恐行动,而是带有反游击战的性质。这就使得美军容易陷入两难处境:如果只打穿着明显制服的武装分子,就容易失去战机;如果扩大打击面。攻击武装分子可能藏身的存在,全面轰炸器公里交通补给线,就有可能造成平民伤亡,反而把一些民族推到极端分子一边,从而使“ISIS”极端恐怖势力再次壮大。既然如此,美国为何还要出兵,而且将空袭范围扩大至叙利亚领土呢?

历史的经验值得借鉴,当年,美国未经安理会明确授权就以“藏匿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公然入侵伊拉克,推翻萨达姆政权,导致数十万无辜平民死伤。而如今的ISIS极端组织的前身就是在那时兴起的,人道主义危机依然持续发酵,地区战乱成为了恐怖分子的温床。然而,对于这场战争,美国至今都没有表示出任何歉意与反省。如今美国依然在“反恐”名义下对叙利亚进行空袭,试图削弱“伊斯兰国”的威胁,但这种方式的空袭行动可能会适得其反,这才是中俄真正担忧所在。因为,美军此次空袭行动的本质是对主权国家的自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赤裸裸的侵犯”。这种无视他国主权和国际准则,恣意而为的霸道作派这不仅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更涉嫌战争罪行。

此时,美国必须接受一些令人深感不适的事实。美国需要实现三个目标:第一,它必须向那些感觉自身受到威胁的盟友提供令人信服的保证;第二,他当为空袭可能造成的平民伤亡和人道主义危机作出有力保障;第三,它必须提供令人信服的在伊拉克的反恐军事行动适用于叙利亚的国际法规和原则。若非如此,美国只能是出钱出力却难以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和信任。

admin 装备动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