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不奇怪的是我们的领导人告诉我们,对于我们的战争不必担心我们的脑袋。只要支持我们的军队,去购物,继续挥动这面旗帜。如果爱国主义是恶棍最后的庇护所,也是那些寻求动员客户投入下一次将血腥的战斗作为交易的人的第一个手段。

核心提示:www.469net,战争从来都是赚钱的。请想一想洛克希德
马丁公司在世界上的作为。在它和五角大楼的交易中以及和其他国家的军队的交易中,到最后追求用现金支付它的武器,在世界上这些武器永远是需要的。寻求安全或胜利的政治领导人很高兴付出代价。

只是请记住:战争有巨大的“好处”,这里就是它的产品和利益。对美国来说这不是生意,对世界来说也不是目的。作者:威廉•阿斯托雷

在美国有一个新的规则:政府可以关门,但是战争在继续。国会不可能有能力通过一项预算,但是美国的军人仍然可以在利比亚和索马里发动司令部的入侵。阿富汗的战争可能继续下去,意大利可能替美国军队驻防。非洲可能被利用成为一个帝国“运动的公园”,美国的军工复合体能够控制世界的武器贸易。

但是,在参加武装部队以后,被要求进行上述活动,我们的军队变成了又一种商品,这是不可思议的,变成了国家另一种可以消耗的商品。甚至是被战争和暴力耗尽。他们的报酬呢?作为我们的军事化时期的英雄被包装和交易。斯蒂文
加迪内是是美国陆军的老兵和一位人类学家,关于他称之为军事化的飞地的“英雄的色情受虐狂”和它对美国青年的吸引力曾经做了雄辩的描写。简要地说,在企图逃脱已经失去意义的消费主义,寻求摆脱没有前途的工作的时候,许多志愿者变成了暴力的首领、捕猎者和痛苦的制造者,这是一种严酷的现实,美国人在整个时间里都无视这种在国外采取行动反对我们的敌人和当地的居民的暴力。

按照马克思的说法,美国人应当考虑在战争中不仅是一种政治的对外实施,而且也是通过其他手段剥削和交易的一种继续。战争如同交易,在这个概念中还有比一种简单的改变更多的内容。

换句话说,战争是通过屠杀解决问题,是一种模仿资本主义的剥削的血腥的行动。马克思认为这种想法同时是提示性的和富含意义。我们所有的人都应当这样做。

战争从来都是赚钱的。请想一想洛克希德
马丁公司在世界上的作为。在它和五角大楼的交易中以及和其他国家的军队的交易中,到最后追求用现金支付它的武器,在世界上这些武器永远是需要的。寻求安全或胜利的政治领导人很高兴付出代价。

朝鲜?越南?对美国的军工复合体和五角大楼建立的权力获得巨大的利益。伊拉克,中东,目前在非洲的冒险?石油,市场,自然资源,全球的统治。

总之,正如美国前总统卡尔文
柯立芝在20年代所说的,“美国的交易就是战争的交易”。几乎在一个世纪以后,美国的交易就是战争,尽管现在的总统为了谈论正在上升的交易受到过多的教育。

在像战争这样的社会灾难中,总有胜者和失败者。但是明显的胜者一般是在越南分别向美国军人提供B—52轰炸机和桔红炸弹的波音公司和陶氏化学公司。这些“武器商人”—按照更正派的老话说就是今天的“防务承包商”—当战争和战争的准备变得那么经常时,他们不必追求辛劳的销售,他们与美国的经济、对外政策和我们的国家作为“战士”和“英雄”野生的土地的身份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

但是,多数美国人没有勇气以这种方式思考战争,这是由于有我们称之为“爱国主义”的东西的势力,或用极端的话说,在运用到我们的身上时,是“超级爱国主义”,当出现在其他国家的时候则是更加严重的负面的“民族主义”或“极端民族主义”。在战争期间,要求我们“支持我们的军队”,挥动旗帜,将国家放在第一位,尊重无私服务和拯救牺牲的“爱国理想”(甚至是如果只有我们中的1%有服务或牺牲的精神)。

“您可能对战争没有兴趣,但是战争对您有兴趣”

这类“英雄的”身份与战争中的暴力如此紧密联系,其结果是很少适合于和平时期的场景。落空和道德败坏导致家庭暴力和自杀。在美国的社会和平时期重要的工作岗位越来越少,表现出财富和机会的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某些老战士决定改变想法,或是再服用不同的使精神恍惚的毒品,可悲的是这种明显的暴力是可以预见的。这是因为暴力的那么多英雄以我们的名义造成商品化,最后是大多数美国人满足于忘记的一种现实。

请考虑战争的又一个定义:不是作为一种政治,甚至不是作为商业,而是作为一种社会的灾难。请以这种方式思考,我们就能运用娜奥米克莱恩关于“休克理论”的观念,该理论就是“灾难的资本主义”。当发生这些灾难时,总是有人企图从中得到某种利益。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一场为了阻止希特勒和日本帝国的必要的战争,见证美国的出现成为“保留民主”和保留在世界上的统治权力,新的帝国取代了破产中的大英帝国。

战争成为灾难的资本主义

在战争的历史上,这种类型的交易采取很多方式,比如夺取领土,将战利品带到远方,占有原料或分享市场的利润。请思考美国的战争。1812年的战争有时被说成是一场与英国的一场较小的争斗,意味着临时的占领和烧毁我们的首都,但是实际上那是制服处在边界的印第安人,占有他们的土地。与墨西哥的战争是另一次对土地的占有,这一次对奴隶的主人有利。西班牙—美国的战争是为寻求将美国帝国扩张到国外的人篡夺土地。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为了让世界的“民主安全”,为了美国在世界范围内贸易的利益。

美国的战争英雄如同商品

我们说的是马克思主义/克劳塞维茨追溯供给的范围或者卡尔的辩证法。这也贸易永久的联姻。如果不捕捉战争所有的意义,至少我们应当记住战争到什么程度作为资本主义的灾难是由利润和权力推动的。

战争作为政治的继续的思想同时是适度有兴趣的,有很大的欺骗性:说它有兴趣是因为它将战争与政治的进程相联系,建议应当为政治的目标而斗争。说它有欺骗性是因为它的建议从本质上说战争是合理的,因此是可以控制的。在这里问题的根源不是来自克劳塞维茨,而是来自将其错误解读和过于简单化的美国军人。

考虑到令人不快的事实我们感到气馁,“我们的”军队在牺牲和遭罪,而社会上另外一些人获得很大的利益。这些思想被认为是不合适的和反对爱国主义的。你没有关注战争的投机者和企业,它们装着是完全负责任的。在这一切之后,为了阻止敌人,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直到不久之前,这曾经是“红色的威胁”,但是在21世纪是暗杀的恐怖分子。

在国会和五角大楼的走廊里,“占领”是永久的话题,如果你对“占领”的定义是权力和经常准备从全世界的战争获得利益的话。“战争是一种诈骗”,这是斯梅德利布特将军1935年就提出的着名宣言,直到现在还难以对此人表示不同意,他曾经获得国会的两枚荣誉奖章,他对美国帝国主义是了如指掌的。

实际上,今天许多青年正在寻求摆脱消费主义。为了寻找新的身份,许多人同时转而参军。军队为他们提供身份。征兵的要求是成为战士和战斗员,成为英雄,不仅是在军队内部,而且一般来说是为了社会。

战争就是政治,是真理吗?当我作为一名军官在美国空军服役的某个时候,我受到的教育是卡尔

克劳塞维茨曾将战争定义为战争是政治通过另外的手段的继续。事实上,这个定义在他的经典的和复杂的《战争论》一书中的一种简单化,该书是他在19世纪初在反对拿破伦的斗争中的经验以后写成的。

也许另外的卡尔在帮助美国人明白战争是现实的时候可以助他们一臂之力。我指的是钦佩克劳塞维茨的卡尔
马克思,特别是他的对战争来说战斗就意味着用现金支付,就是交易。但是,战斗在极少的情况下是最高点和进程的最后主宰者。

这是俄国人莱昂
托洛茨基说过的。如果战争是战斗和贸易、灾难和原料,你不可能仅仅落入我们的政治领导人的手中,确实也不可能落入我们的将军的手中。在谈到战争时,尽管我们将其看作离我们很远的事情,我们所有的人都以某种方式成为客户和消费者。某些人付出很高的代价。很多人支付一点点钱。某些人赚了很多。请注意这些少数人,您将对战争实际上是一个整体的内容有一个很尖锐的评价。

admin 装备动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